您好,欢迎访问南阳市情网--南阳市地方史志办公室!
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文化 > 大事回眸 >

唐河县城推水工人罢工和同反动帮会“公益社”的斗争

浏览: 次 编辑:admin 日期:2010-10-10 18:47

唐河县工会成立后,中共唐河县委决定首先发动推水工人罢工,以推动全县工人运动的开展。唐河县城虽有河水环绕,但城内水井自古多为咸水,只有西河水、南泉水及东关曹井、大仓井为淡水。城内各大商号的生活用水,皆靠推水工人车推肩挑运送。但豪绅、资本家极力压低水价,推水工人终日辛苦,却难以度日。中共唐河县委书记闫普润深入推水工人比较集中的西关,进行组织发动,为开展提高水价的斗争做好充分准备。在县委、县工会的领导下,19283月,唐河县城关推水工人罢工。在工人群众齐心协力斗争和各行业工会及县城市民的支持下,推水工人顶住了豪绅势力的威胁恫吓,取得了斗争胜利,豪绅、资本家被迫答应了工人的要求,同意将水价由原来的每担一文铜钱提高到五文。唐河县工会成立前,县城工商各业大权均掌握在封建把头总代表、县城防局局长张朗斋的手中。张开办有军装局、织布厂、商号、杂货站等,商业资本比较雄厚。他纠集各行业封建把头、流氓无产者等,成立了一个反动帮会组织“公益社”,张自任社长兼商会董事,还在四乡建立了公益社的分支组织,严密控制着全县的工商业。各商号、店铺和摊贩、游医、货郎担,甚至打莲花落讨饭的乞丐,都必须加入公益社,统归其管辖。否则,休想在唐河县境内谋生。公益社每年七月十五日“起会”,向社员派款索贿。张朗斋等聚敛横财,城内大小仕绅,甚至县府官员也不敢惹他。唐河县工会的成立,大大削弱了以张朗斋为首的公益社的势力,尤其是推水工人罢工斗争的胜利,对公益社是一个有力的打击。因此,张朗斋对县工会极度仇视,千方百计想整垮县工会。1928年秋,张朗斋首先将予头对准县工会骨干组织——织布业工会,妄图以此为突破口,实施其搞垮县工会的阴谋。张朗斋伙同新任公益社社长刘立洲,无理提出要把织布业工会合并到公益社内,并要占用织布业工会的办公地点。张刘一伙的蛮横行径,激起织布业工人的强烈不满。常文明等及时将此情况向县委和县工会汇报,县委、县工会和中共中央派来指导工人运动的观察员许书俭(化名,上海江湾路牛奶公司工人)指示织布业工会要充分发动工人群众,联合其他行业工会和资方进步人士,以合法形式与公益社进行斗争。织布业工会即联合其他行业工会和资方进步人士,一方面推举织布业工会委员常文明等为代表就此向国民党县府请愿,告发张朗斋等虐待徒工等种种罪行,一方面组织工人在县城到处张贴标语,游行示威。游行队伍高举“打倒张朗斋及其爪牙刘立洲”的大幅横额,高呼口号,声讨张、刘罪行。要抓住张朗斋、刘立洲到县政府说理。张朗斋看势头不对,龟缩在县城防局内不敢露面;刘立洲仓惶逃往湖北,多年不敢回县。之后,张朗斋等再也不敢向工会寻畔闹事,公益社也逐渐解体。织布业工会同公益社斗争胜利之后,乘胜提出提高工人工资,取消资方原定的不合理制度等,与资方进行谈判,以合法形式开展斗争。鉴于工人一系列斗的胜利,资方被迫与工会订立了三项协议:一、把原由资方任意延长工作时间改为计件工时制,即木机每天织布4丈、铁机每天织布62丈为一个工日,超产增资,剩余时间由工人自己支配。二、取消原定每年农历八月十五日至次年四月八日每天增加半夜班的制度。如工人自愿加班者,增加工资。三、徒工工资由年15串钱增为20串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