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南阳市情网--南阳市地方史志办公室!
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民俗风情 > 南阳方言 >

南阳方言

浏览: 次 编辑:admin 日期:2011-12-16 11:26

南阳方言概况

南阳方言简况 南阳方言是指分布在南阳辖区内的方言。在市级机关、大型工矿企业一般同时使用普通话和南阳方言。县以下和一般单位以南阳方言为主,兼用普通话。各级学校教师以普通话为主,但农村小学除语文课外,多用南阳方言授课。总的来说,社会上仍以南阳方言为主。

南阳方言有着悠久的历史。据史书记载,南阳属于夏代文化,《史记·货殖列传》中就有“南阳,夏人之居也”的记述。近年来的考古发掘、文物普查也在南阳发现了多处夏代文化遗址。同时还证明,南阳是商代文化的发源地之一,它承担着商代文化向东转移的桥梁作用。夏商时期,南阳作为夏文化腹地,其语言应当是占主导地位的代表性方言。西周时期,南阳分封了不少诸侯国以维护奴隶主的统治,方言分歧从此开始,但差异不会很大。春秋时期,是我国历史急剧变革的大动荡时期,这种变化在南阳表现得也很明显。南阳是中原和荆楚争夺的战略要地,南方崛起的楚国锋芒直指中原,以图王室。这一时期,南阳的诸侯国先后被楚所灭,南阳尽为楚地。当时列国中吴、越、楚诸国的语言同中原各国的语言差异可能很大,此时却有了交融的机会。战国时期,南阳是秦、楚、韩争夺之地。秦昭王三十五年(272),南阳尽为秦所有,并设置南阳郡,从此南阳进入历史上的鼎盛时期。秦统一中国,改变了长期以来纷争混乱割据称雄的局面。秦始皇迁六国不轨之民于南阳,实际是将其余六国的贵族迁入南阳,使南阳方言吸收了各地语言。西汉时期,南阳冶铁业发达,汉武帝任用南阳大冶铁商孔仅为大农丞,领冶铁事。汉元帝任命召信臣为南阳太守,发展水利事业,促进了经济的发展,使南阳成为全国五大都会之一。东汉时期,由于光武帝刘秀起兵南阳,他手下的廿八宿多出自南阳,南阳有“帝乡”之称,在全国政治、经济地位显赫,其语言代表性地位必然加强,它和当时的共同语之间差异不会很大。魏晋南北朝以来长期战乱局面,南阳处于割据状态,从而导致了南阳方言一定的分歧。唐代以后,中国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不断北移,语言发展的主要趋势,是全民族共同语的加强,方言的分化差异逐渐削弱,汉语言的主要差别是北音和南言。南阳处于中原腹地,南阳方言在北方方言中一直占有重要地位,并与北方方言保持着较强的一致性。

 

南阳方言分区 由于地理环境、政治、历史等方面的因素,南阳方言内部存在着一定的差别,语音、词汇的差别比较明显,语法方面的差别不大。根据其表现特征,可以把南阳市的13个县市区分为三个方言区,即东部区、西部区和中部区。东部区主要是东南部的桐柏县,距南阳市中心城区约150公里,山地居多,南与湖北省接壤,东与信阳市为邻。面积约2000平方公里,人口近40万。西部区主要包括西峡县、淅川县、内乡县及镇平县、邓州市西部。此区亦是山地居多,最远处距南阳市中心城区约200公里,南与湖北省接界,西与陕西省为邻,面积约8600平方公里,人口约270万。中部区主要包括宛城区、卧龙区、唐河县、方城县、社旗县、南召县和新野县及镇平县、邓州市东部和桐柏县西部。此区平原居多,面积约15000平方公里,人口800多万。

词汇举例

称谓 伯、叔、爹、达:对父辈的称呼。客、相公:女婿。男里:男人。女里:女人。娃儿:男孩。妮儿:女孩。恁:你。然:人家。邰:他。屋里人:妻子。外头人:丈夫。牛把儿、掌鞭的:牛把式。掌柜的:商店主人。伙计:雇员。要饭里:乞丐。妈:继母。妗子:舅妈。

 

人品用语 光棍:单身汉、处事圆滑的人。老肯头:过于节俭、吝啬的人。二逑、二百五、二条、二杆子:缺心眼的人。捣鸡毛:爱拨弄是非的人。老婆嘴:爱说闲话的人。抠索:办事小气,不大方。愣头青:鲁莽的人。老杂种、老杂毛:老而坏的人。肉头:妻子有外遇的人。扒灰头:同直系晚辈发生性关系的人。迷瞪:不聪明、不机灵。绝户头:没有后代的人家。窝囊:没有本事,干不成事。肮脏,不讲卫生。老鳖一:小气、不善交际。律顺:服贴。焦乍:急躁、轻佻。烂破鞋:作风不正派的女人。仡甲:小气。日冒:办事不牢靠。溜光:顽皮。别橛头:爱顶撞的人。疙瘩:罗嗦。拐古:心眼坏。鬼诈:哗摆,卖弄。猴跳:心眼多,精明,不轻意受人摆布。疯乍:不稳重。浪摆:故作风情、卖弄之态。烧、烧毛:出风头、性急。喷:说大话。吊棒:传情。毛篙:草率。圣、文:斯文(贬义)。肉:迟缓。鼓憋:哽咽。宾:装得一本正经。腻:讨厌、不利索。熊包:软弱者。老实头:憨厚老实之人。嘴倌:光说不做,或能说会道的人。冒失:粗野、鲁莽之人。半吊子:直率、倔强、爱使性子的人。菜、笨:笨拙。糠包菜:无能之人。稀屎头:小胆子。

 

交际用语 吃了没有:吃饭了没有。脸青:不讲情面。胡必枣:不讲道理。肉拧头:办事不利索。吹、冒撂:说大话。格罗、格合:人际相处。打平伙:几个人凑钱吃顿饭。坐桌、吃桌:赴宴。随份子:一起去送礼。没活榫:没余地。

 

时间用语 年少、年时个:去年。过了年、过罢年:年初。在先、每先、每遭、每常、往常:过去、从前。实冻腊月:寒冷的十二月。大进:农历三十天的月。小进:农历二十九天的月。夜儿里:昨天。前儿里:前天。明儿里:明天。后一、后儿:后天。小晌午:将近中午。一目楞儿:一觉醒来。黑了:傍晚。压擦黑:天刚黑。抹黑眼儿:天完全黑了。将价儿、将才、随当、随当儿:刚才。一时儿、一蹦子:不太长的时间。年下:春节。白儿起:白天。言发、眼下、镇仗儿:现在。见天:每天。早起、清早:早上。前傍、前傍晌:上午。后傍、后晌、后半晌、晚上(西区):下午。

 

身体、疾病 胳佬肢儿:腋窝。坷郎子:胸腔。妈儿:乳房。鸭娃儿、小鸡儿:男孩生殖器。布罗盖儿:膝盖。不美气、不如意:生病了。放老痫:疟疾。羊羔风:癫痫。噎食病:食道癌。痨病:肺结核。中风不语:脑溢血。风发:感冒。富态:发胖。

 

天文用语 日头、老爷儿:太阳。月奶奶、月姥姥:月亮。扫帚星:彗星。贼星:流星。龙抓了:雷击。天狗吃日:日蚀。天狗吃月:月蚀。冷子:冰雹。罩子:雾。

 

食品名称 扁食:饺子。大肉:猪肉。腥油:动物油。肚子:猪、牛、羊的胃。口条、赚头:猪、牛、羊的舌头。嘶气:食物发酸。

 

动物 牛:公牛。犍子:骟过的公牛。使牛、殖牛:母牛。叫驴:公驴。草驴:母驴。郎猪:公猪。牙猪:骟过的公猪。羯子、圪羝:公羊。水羊:母羊。郎猫:公猫。女猫:母猫。豁子、家豁:家兔。小虫:麻雀。长虫:蛇。屎拱拱:屎壳郎。壳泡虫:土元。土蚕:地老虎。放屁虫:蟑郎。蝎虎:壁虎。蛐蛐儿:蟋蟀。础串:蚯蚓。癞肚:蟾蜍。蛤马:青蛙。刁木倌:啄木鸟。马知了:蝉。老鸹:乌鸦。虼蚤:跳蚤。搬藏:田鼠。漫犊:牛配种。牵驹:驴、马配种。跑羔:羊配种。打圈:猪、狗配种。叫春:猫发情。

 

植物 包谷:玉米。鸡柴豆:扁豆。陶秫:高梁。米谷莲、芝麻莲:苋菜的一种。山里果、秣褐梨:山楂。黄花苗:蒲公英。月月红:月季。山里红:杜鹃花。葵花、转日莲(淅川):向日葵。枣皮:山茱萸。牛抵头:夏枯草。

 

房屋、用具 上房、堂屋:正房。灶伙:厨房。后院儿:厕所。椅床、墩、坡儿:小凳子。胰子:香皂。洋碱:肥皂。门上:大门前面的地方。江擦:台阶。浅、鳖盖:小筐子。

 

动作 说瞎话:撒谎。说古经儿:讲故事。藏老蒙儿:捉迷藏。圪蹴、曳:蹲下。拍、拍话儿:聊天。叮当:吵嘴。嚷、日厥:批评。噘人:骂人。咬个牙印:说个准确话。不依:不同意。发呓怔:说梦话。捣脊梁骨:背后说人坏话。编圈儿、日瞎:说谎。榷落:批评教育。血呼:大声说话。嘟哝、嘟囔:背后表示不满。蹬:关系破裂。抛撒、糟挤:浪费。认卯儿:勉强同意。拿捏:不自然、拘束。瓦:跑。榷人:捉弄人。摆治:治病或捉弄人、干事。光肚子:裸体。不失闲儿:闲不住。捣鼓:背后捣乱。烧、烧毛:办事张扬。不耳赤:不搭理。拉刮:指桑骂槐。讹人:趁机向人提出过分要求。捣腰磨气:拨弄是非。抬杠:争辩。圪蔫:枝叶晒皱,人不精神。搞价:讨价还价。撅:滚开。打、杠、抡、搉:打人的动作。台起来:藏起来。招鞘:招惹是非。

 

生活用语 光:经常、单是。盘缠:路费。背时:运气不好。兴时:走运。囊:好得很。焦、焦毛:幽默、滑稽、好笑。枯出:①衣服或纸张折皱;②植物叶子蔫了;③脸色难看。格癔:讨厌。差板、差了、烹了:事情坏了。不咋样、不咋着、不咋里:不怎么样。不律俗:差不多。不识厌:不知足。眼气:眼馋、羡慕。瓷实:结实、殷实。腿粗:喻有坚实的靠山。腰粗:喻家庭财产丰厚。卖野眼:东张西望。样门儿:正好。怯火:畏惧、胆小、害怕。没腔:没意思、尴尬。喃:贪婪地吃、大口吃。就窝:顺便、直接、马上。横:使强、霸道。

 

俗语 南阳俗语是在人民群众中流传较广的固定短语,它通俗简练,含义深刻。如抱不哭的孩、东山日头一大堆、豆腐盘成肉价钱、甘蔗没有两头甜、不见兔子不撒鹰、紧过搭石慢过桥、没有不透风的墙、清白不了糊涂了、人对缘分狗对毛、软地好起土、仨俩没趣撂不倒、少年夫妻老来伴、算处不打算处来、头三脚难踢、掏钱难买老来瘦、弯刀对着瓢切菜、小虫过去也有影、瞎猫碰个死老鼠、张嘴容易合嘴难、招来女婿气走儿、这山望那山高、端着金碗讨饭吃、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拔根汗毛比腰粗、新婚不如远别、吃不了兜着走、扶起竹杆扶不起井绳、不是冤家不聚头、牛不喝水强按头、墙倒众人推、千里姻缘一线牵、萝卜快了不洗泥、给你个棒槌当针()使、好心当成驴肝肺、搬倒树捉老鸹、一拃没有四指近、胳膊肘向外拐、拿自己的拳头捣自己眼窝、活人不能叫尿憋死、一头撞到南墙上、三棒槌打不出个屁来。俗语中还有些复句形式,如:大懒使小懒,一使一个白瞪眼;偷牛的跑了,逮个拔橛的;狗怕夹尾,人怕输理;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你抠我鼻子,我挖你眼睛;老娘亲外甥,荞麦地里撵溜虫;见啥人,说啥话;瓦片云,晒死人;一年不吸烟,省个老板犍;狗咬提篮的(乞丐),巴结有钱的;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人背时了,喝凉水也塞牙,盐罐里也生蛆;没有那么大的荷叶,就包不了那么大的粽子;等等。

 

惯用语 南阳还流行一些惯用语,它是人们口语中常常使用的结构比较固定,意义常有所引伸的习惯用语。如:巴结头、白镜子、半吊子、别橛头、不成弦儿、不拉脚子、不识闲儿、不识厌、不咋着、不沾板、不沾弦、不着调、趁批子、眵麻糊、出没趣、粗糙儿、大马哈、打圆壶、打渣子、掂凉壶、二不扯、糠包菜、老阴托、老油条、露鼻子、木疙瘩、献眼皮、烫剩饭等。

成语 南阳方言有一些成语,口头色彩很浓,形象色彩很强,褒贬色彩鲜明。如:指山卖磨、鞭打快牛、拧牙铁舌、松皮塔垮、邪门歪道、委窝打铺、正而八经、正名功得、尖酸六厘儿、急皮怪脸、假迷三邪、麻门儿不分、一来二去、一清二白、一清二楚、一刀两断、三番两次、三番五次、三年五载、三天两头、三天两早起、三三两两、隔三岔五、四邻八舍、五时八节、四零五散、戳七捣八、乱七八糟、七长八短、横七竖八、千真万确、千家万户、千刀万剐等。

歇后语 歇后语,南阳方言叫“坎子”。它是一种短小、风趣,形象的语句,有前后两部分构成,有时只说出前半部分,而省去后半部分,人们心里已经明白。南阳流行的歇后语有:土地爷的胳膊——麻缠、土地爷的拐棍——神捣、钉锅人的扁担——大翘(大怒)、下大雨站到当院里——淋()到头上了、茶壶里装饺子——肚里有倒不出来、瞎子点灯——白费蜡、老鼠钻到风箱里——两头受气、墙上挂门帘——没门、四两棉花——弹()不上、芝麻开花——节节高、竹篮打水——一场空、秋后蚂蚱——蹦达不了几天、竹筒倒豆子——一干二净、刮大风喃炒面——张不开嘴、周瑜打黄盖——愿打愿挨、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上鞋不用锥子——针()中、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对着窗户吹喇叭——鸣()声在外、吹鼓手下乡——没事找事、茅坑里石头——又臭又硬、大闺女坐轿——头一回、老和尚打伞——无发()无天、十五个桶打水——七上八下、蝎子屁股——不敢摸、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得一家人、剃头挑子——一头热、黄鼠狼生老鼠——一窝不如一窝等。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